曼尼托巴中文论坛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482|回复: 0

村里仅剩的年轻人:借钱买手机拍短视频收获500万粉丝成...

[复制链接]

310

主题

310

帖子

412

积分

留洋博士(十二级)

积分
412
小敏 发表于 2019-1-7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年春节前,广西省南宁市上林县塘红乡堆寒庄的18岁青年“三炮”和他的团队在网络直播软件“快手”上发了一条搞笑视频,收获100多万粉丝。而他们所居住的村庄,如今却只有包括三炮等人在内的7名年轻人还在留守,家家户户的青壮年早已外出务工,留下的只有老人们。如果没有三炮几人的走红,这个村落或许会不可避免地走向永久的沉寂。
在塘红乡,留守老人和中年人居多,大都靠种地为生,年轻人在15岁左右就会辍学去打工,三炮也不例外。14岁时他辍学离开村子,和朋友一起到广东闯荡,进了工厂后的三炮像一颗螺丝钉一样被钉在了流水线上。没过多久,三炮就对这份每天重复繁琐的工作感到厌烦,甚至是恶心,只有空余时间呆在网吧里打游戏才能令他感到放松。再后来,三炮就展开了“两天打渔三天晒网”的战略:一个星期上两天班,剩下的时间都出去玩。渐渐地,入不敷出变成了常态,三炮开始向周围的朋友借钱。十个月的打工之途,不仅没赚到钱,还欠下了8000多元的债。
2016年春节前,为了省下200块钱车费,三炮和朋友加入“摩托大军”,开着自己的125摩托车,从工厂穿越600多公里,大约15个小时的车程骑行回家。这次回乡的路,除了旅途疲惫,三炮险些在暴雨中被交警查车,藏在草丛里躲避警察搜查……他暗暗下定了离开工厂,不再打工的决心。
三炮和小伙伴在厨房里拍摄关于“地震”的段子。打工时,三炮偶尔会拿起手机拍拍工友的生活、打工的经历,和朋友一起创作段子,小打小闹。在那面对着陌生的环境,三炮始终找不到创作的灵感。2016年,移动互联网的触角开始延伸到这个小村庄,为了换一台能拍高质量视频的手机,三炮想方设法赚钱。靠着瘦小的身躯卖力气,三炮每天都要顶着高温,用小车把砖头运到砌砖工人身旁。几天下来,最终他只从包工头那里拿到500块工资。
逼不得已之下,三炮开口向父亲借了300块钱,终于买了一部二手的iphone5作为直播工具。对于儿子,父亲一直觉得他脑子灵活,有想法。图为三炮父亲开着货车到处卖橘子,他们这一代人依然沿循着老传统,靠下力挣钱。
买到手机的那天晚上,三炮失眠了。从那天以后,他拥有了两个名字。在现实中,他叫孟焕,在短视频平台,他叫三炮。其实之前,三炮已经拍过很多段子,但一个人做出来的东西始终不尽人意,于是他拉来表哥和年轻时一起玩耍的小伙伴组建团队。刚开始大家不以为然,对拍视频也有不少疑虑:这东西有多少人看?能养活自己吗?图为团队里的小马林(左)在练习车技,自行车是以往村民出行的工具。现在,这辆车成为了年轻人的拍摄道具。
出人意料的是,一个短视频作品,涨了100多万粉丝。这事如果放到一年前,三炮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能获得如此多的关注。随后,周边的粉丝不断涌进自己的村子,网红的身份时常让这个18岁少年的脑袋一片空白。有一次,粉丝在小镇的网红奶茶店偶遇三炮的表哥,立刻拍下了短视频,发布后很快就成为了当地热门视频。
三炮在快手上的粉丝越来越多,村里其他人也看到了一丝希望,他们决定听从三炮的建议,从城市辞工回到农村拍段子。模具师傅、五金厂冲压机操作员、加油站员工,以及无所事事的浪子开始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视频段子创作者。这个沉寂多年的村子也逐渐热闹起来。
刚开始在村里拍段子的时候,奇装怪服的打扮难免受到异样的目光,村民们一方面对新来的事物感到好奇,另一方面又对他们不可思议的行为嗤之以鼻。“一开始看到他们在村里滚泥地,跳池塘,男扮女装,以为他们是发疯了,变成神经病,有事没事还跑来我的猪圈拍,那时真的想不明白。”
三炮的四叔说,“后来不断有粉丝大老远跑来拍拍照,我就知道了,这网红跟歌星差不多。” 现在,四叔在山上放羊时,偶尔也会拿出手机来刷刷三炮团队的视频,给他们点赞。
家中的木架上整齐地摆放着作为拍段子道具的假发。大表哥在视频中带的红色杀马特假发,已经损耗了好几顶。正是因为有这些假发,三炮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出演无数个角色。
疼叔(三炮团队成员)的母亲几年前从海南回到村里养猪,每年的收入在一两万元左右。如今疼叔靠着拍段子、直播,三个月下来的收入比母亲辛辛苦苦一年还多。
三炮和小马林吃饭时给粉丝展示平常的饭菜。成了网红的三炮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四五十岁的村民在忙完农活后戴上老花镜看他们的段子,偶尔碰面还会追问下一集什么时候更新;十二三岁的初中生骑着摩托车跨越几十公里来三炮家门口,只为拍几张照片;当然偶尔也有警察上门批评他们在公路上飙车,形象怪异教坏学生。三炮的粉丝大多是00后小学生,还有一些大妈。在路上遇见三炮,他们会以接近125摩托的速度跑上来,大喊“三炮,我爱你”之类的话。在直播里,三炮会经常提醒年纪小的粉丝:不要为了给他刷礼物,偷父母的钱。
三炮想要借用学校的教室拍段子,当场就被老师拒绝了。老师认为这是不务正业的举动。而见到他的小学生们都超大分贝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丝毫没有忌惮老师的意思。
三炮的家装饰算是村里的“豪宅”:“金桥富路”的瓷砖墙、大吊顶的天花板。三炮却显得不太满意,叹了口气说:“他们(爸妈)装修的太土了,和别人的豪宅一点都不一样。”
不过在等级森严的直播王国里,三炮不是站在顶端的那个,偶尔也需要给更红的主播刷礼物来换取粉丝量。
最近涨粉速度慢了下来,三炮特别焦虑,他决定找机会秒了快手粉丝量第4、有着快手四大天王之称的主播“二驴”的榜。秒榜,即给主播刷礼物占据第一名,以此得到主播的吆喝,从而增加大量的粉丝。那天晚上,三炮不断地戳着屏幕给二驴刷礼物,二驴也卖力地一遍遍喊着“广西的三炮,看他拍的段子笑死不偿命”。最终,三炮花了十几万元秒到了榜,他的粉丝数也增到了500多万,在广西排行第二。图为广西网红“老表”连夜从县城赶来三炮家喝酒,祝贺三炮快手粉丝增长。
夜晚烟花点亮了大山中的整个村庄,三炮在给粉丝直播放烟花。喝醉了的三炮在烟花底下跳社会摇,他自豪自己是全村的希望。
团队成员酱爆戴着假发坐在拖拉机顶上。最近,三炮的团队计划开一间自己的影视工作室。可面对这个问题,团队内部也有分歧,三炮想把工作室开在县城,离家里近,但酱爆还是觉得开在南宁比较好,城市大机会多。酱爆的父母不在家,送表弟上学、送阿婆去医院、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酱爆来照顾。“家里的事情真的很繁琐,我也好想什么都不管,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酱爆这样说。因为双方各持己见,这事渐渐也搁置在了一边。
三炮团队疼叔、阿蓝、小马林、三炮、表哥、大表哥、酱爆七个人(从左到右)。“就是不知道可以火多久,最近过得太安逸了,也不知道互联网这东西什么时候会消失。”酱爆对团队的未来,仍然有许多怀疑与猜测。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曼尼托巴中文网注册链接激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