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尼托巴中文论坛

搜索
查看: 2408|回复: 1

拌面的趣事

[复制链接]

3

主题

8

帖子

31

积分

大一新生(四级)

积分
31
Hunanbay·N·D 发表于 2024-3-7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呼楠拜·努尔哈斯木
       一九六三年秋的一个中午,牧场商店职工哈斯木心中午下班后心血来潮,从鸡窝里抓了一只母鸡,来到院子里的柳树旁宰杀,而后用滚烫的开水泡了一会儿,便“扑哧、扑哧”拔起了鸡毛,拔完鸡毛,又开膛破肚,用清水洗涮干净之后,用标有一九五七年字样的菜刀把鸡一分为二,一半准备做红烧鸡肉拌面,以解决午饭之需,哈斯木的爱人库丽潘也熟练地架好铁锅,铁锅下放满了木材、煤炭,燃起了火,欲想用半只鸡做一顿香甜可口的鸡肉拌面(俗称拉条子)。用半只鸡烹饪的拌面已经够哈斯木一家四口吃一顿了,因为家里只有四口人,即户主哈斯木、妻子库丽潘、长子图拉西五岁、次子胡纳泰一岁半。另一半则是撒、摸了细盐,晾在了房屋的屋檐下,欲想做风干鸡肉,以备后需之需。
         此时,下班回家的战友恰依木拉提和爱人俄热斯罕经过哈斯木家门口,他们看见悬挂在屋檐下的那只半个鸡,笑得是人仰马翻:“哈、哈、哈,奇了怪了,在这著名的天山脚下,辽阔的草原之上,牛羊马满山坡的二牧场,还有凉半只鸡的人哦!哈、哈、哈,太可笑了!太寒酸了,真是闻所未闻啊!”进出家门的哈斯木的妻子库丽潘突然发现恰依木拉提夫妇正在耻笑自己,心里很不爽,生气地反驳道:“有什么好笑的!是不是谁的裤子破了,露出了屁股!那挂着是我们家的冬宰,半个做饭拌面吃,剩下的半个挂起来准备风干呢!可笑吗!”恰依木拉提的爱人俄热斯罕却说:“我们长这么大,头一次看到风干鸡肉的事件,在我们额敏、塔城、阿勒泰地区,牧民家不是宰羊,就是宰牛,不是宰牛就是宰马,甚至还有宰骆驼呢!哪有什么风干半只鸡的道理!风干半只鸡也太小气了一点了吧!哈、哈、哈,难道不可笑吗!真是笑死我们了,笑得我们肚子都疼拉!哈、哈、哈!岂有此理”。恰依木拉提乘机接过话题说:“我说呀,鸡这个东西是个很脏的东西,它不仅吃虫子,还吃人的大便,甚至吃人丢在路边的鼻涕,吐在地上的痰什么的,咦!!!我就是饿死也不吃鸡肉,我发誓,太肮脏了,看到都恶心,咦!!!”。
         就为他这句话,有一天,哈斯木又宰了一只鸡,他爱人库丽潘还做了一顿香甜可口的红烧鸡肉拌面。等饭做的差不多后,哈斯木亲自去请恰依木拉提夫妇来家里吃饭。恰依木拉提夫妇听说请他们吃饭,很是高兴,恰依木拉提夫妇俩急匆匆穿上外套,锁好门,兴高采烈地跟着哈斯木家来到了他家。两家人围坐在炕头的餐桌边,一边聊天,一边吃着拌面,今天的这顿拌面不知为什么!做的特别的香,特别好吃。吃完拌面后,哈斯木的爱人又烧了一壶奶茶,两家人边喝奶茶,边听哈斯木和恰依木拉提大讲特讲的那段,回味无穷的过去当兵时的一些有趣、风光的经历,还讲了创建二牧场时期那一件件艰难岁月,说着说着两家人都不知道天都黑了。恰依木拉提夫妇这才起身告辞,哈斯木的爱人这才告诉恰依木拉提夫妇,今天的拌面也是用鸡肉搭配烹饪的,味道还可以吧!恰依木拉提听了先是一愣,后面皮笑肉不笑地说:“嫂子其实哦,用鸡肉做的拌面也蛮好吃的哦,改天我也到集市买一只鸡过来,请你们再做一顿鸡肉拌面,解解馋好么” !哈斯木爱人爽快答应:“好、好、好,只要你买来鸡,做拌面我是行家里手,包在我身上,咱们两家再好好聚一聚,叙叙旧”,……。
         此刻是正是六十年前的一段往事,一幕真情实意,作品就是想和各位分享一段兵团民族老兵的经历,回顾老一辈那甜酸苦辣的过去,用这种方法纪念、缅怀他们,珍惜当下。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曼尼托巴中文网注册链接激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